依靠年初的成功表现以及高影响力发挥,Nicolai “⁠device⁠“ Reedtz成功荣获今年TOP 20榜单的第十一名。

  Device最早自CS:起源中出道,并且他于13岁就参与他人生中的第一个线下赛事,在CS:GO发布前一直和Henrik “⁠FeTiSh⁠” Christensen组队以寻求更高的实力提升,device一直没能在任何队伍中待太长时间,要么自己退出要么被踢,很大程度上都因为他自己缺乏竞争动力。

  2012年他开始转型CS:GO,最初加入了哥本哈根狼队,当时队伍包括FeTiSh和Steffen“3k2” Markussen以及年轻的 Peter “dupreeh”Rasmussen,虽然没多久他就被踢,但很快他便回归了队伍,并且此时队伍又招入了Andreas “⁠Xyp9x⁠” Højsleth,也是自此之后device的个人状态开始有所好转。2013年他们并没有什么成绩,但在转会到Dignitas的2014时他首次杀入TOP 20榜单,这很大程度要归功于队伍在当年三个Major的淘汰赛阶段表现都很好。

  一切从2015开始飞速发展,随着Finn“⁠karrigan ”⁠Andersen开始发号施令,队伍在TSM的旗帜下开始发光发热,device凭借着在罗马尼亚的CCS Kick-Off决赛上的高光发挥赢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MVP奖项,自此之后他之前的挣扎感逐渐消失了,直到年底前他总共赢下了4个赛事MVP,这也足以让其在年度榜单中登上仅次于Olof “⁠olofmeister⁠” Kajbjer 和 Ladislav “⁠GuardiaN⁠” Kovács的TOP 3。

  尽管之前他是个全能型选手,但在2016年device还是迎来巨大变化,他开始成为Astralis的全职主狙。队伍初期总是伴随着苦痛和变革,但随着Markus“⁠Kjaerbye⁠”Kjærbye 和Lukas“⁠gla1ve⁠”Rossander加入队伍以顶替René“⁠cajunb⁠”Borg和karrigan后,device仍然保持稳定并赢得了他的第五枚MVP奖牌——ECS 第 2 季总决赛。这一年Astralis排名升至榜首,而在年度榜单上device又成为了仅次于桑班军团的Marcelo “⁠coldzera⁠” David 和 Gabriel “⁠FalleN⁠” Toledo之后的TOP 3。

  “我看了很多顶级狙击手的demo,甚至专门建了一个Google文档来记录我应该在哪些地图上做一些特定的狙击手动作,然后测试评估哪些对我有用,并且设定我之后的目标。下半年我还专门弄了个程序,来分析我在赛场上的热力地图,以显示我的赛场风格,这帮助我打的更多样性,尤其在防守方。”

  Astralis在2017年年初赢得了他们的第一个Major冠军——亚特兰的ELEAGUE Major。但这一年很快变得更加艰难,因为 SK 和 FaZe 是这两支夺冠热门队伍,丹麦队伍的状态难以跟上,从而导致世界排名一跌再跌。尽管如此,device 仍然以 12 次 EVP 和 1.13 的大赛淘汰赛Rating展现了自己的最佳状态,略显不幸的是他因裂孔疝错过了年底的一些赛事,最终位列年度TOP第五名。

  Device和他的队友们在2018年创造了历史,他们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具统治力的队伍,赢下了包括一届Major在内的十个大型赛事冠军,Emil “⁠Magisk⁠” Reif 也在其中一半赛事中成为了顶替⁠Kjaerbye⁠的存在。作为丹麦队伍的明星狙击手,device在当年的17场赛事中赢得了7座MVP奖项和7次EVP提名,以及1.24的全年高光Rating,但在绝对强大的Aleksandr “⁠s1mple⁠” Kostyliev面前他也只能屈居年度TOP 2。

  2019年强势的表现仍在继续,device再度赢下了两个Major冠军。而Astralis成为了创造历史的第一个四届Major冠军得主,其中包括三届Major连冠,但世界之巅队伍的狙击手仍旧没法圆TOP 1的梦,这次除了s1mple外还有一个叫Mathieu “⁠ZywOo⁠” Herbaut的法国天选之子。

  2020年迎来了更多的挑战,因为疫情问题所有赛事都不得不转移至线上举行,Astralis也逐渐开始分崩离析,Xyp9x 和 gla1ve以休息的原因暂时离队,Patrick “⁠es3tag⁠” Hansen, Jakob “⁠ JUGi⁠” Hansen 和 Lucas “⁠Bubzkji⁠” Andersen接连担任过队伍替补,但即使是充满混乱和糟糕表现的情况下,队伍的赛程还是被排的满满当当。尽管如此device还是在当年取得了三枚MVP奖章和六个EVP提名,他也凭借此来赢得了他第六次进入TOP 5排名,甚至于在外网上他还因此有了“专一先生”(Mr。 Consistent)的外号。

  “我当然想要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拿到一次TOP 1排名,但你要问我2021年的目标,那么胸口的第五颗星比所有事情都要重要的多。”

  Device的2021年悄然开始,第一场赛事BLAST全球总决赛上他获得了一个VP提名,当时Astralis输给了Natus Vincere,而后者已经在当时初现贯穿一整年的强大实力,整个赛事丹麦狙击手以1.09的Rating和1.20影响力评分结束,但在之后的BLAST Premier春季小组赛上,丹麦队伍在输给 NIP 和 BIG 后以 7-9 名的成绩苦苦挣扎,而device的数据甚至拿到了更高的1.10的Rating和1.26影响力评分。

  之后的丹麦明星在IEM 卡托维兹和EPL S13中再度脱颖而出,作为年初最大的两个赛事,device再度凭借1.25 和 1.21的Rating赢得了两个EVP提名。

  而device宣布离开Astralis也成了当时最大的新闻,这个征战已久的老将宣布加入瑞典人组成的NIP战队。刚刚入队他就大放异彩,队伍凭借着Flashpoint 3 比赛中的表现出色,他也凭借1.12的Rating、1.19 的影响力评分、76.5 的 ADR 和 70% 的 KAST,帮助队伍跻身赛事第二名以及再赢下了自己的又一个EVP提名。

  “我觉得我如果能够通过加入另一支队伍来赢下Major冠军并创建一个新时代,这比成为世界最佳选手显得更为重要。莫种意义上这也是CS上的一种传承和印记。”——device在NIP的加盟宣言。

  不过之后的赛事让睡衣忍者的手感冷了下来,IEM 夏季赛上以七到八名的成绩草草收场。NIP在B组败者组被Virtus.pro淘汰出局,而也只拿到了他低于平均水平的1.0 Rating,随后的BLAST 春季决赛中也取得了类似的成绩,他在球队的第四名的成绩下场均Rating只有1.02。

  IEM科隆重回线下赛模式,device在外卡赛阶段展现出强大的个人实力赛,前两次均以1.42的Rating带队击败了LDLC和MOUZ。由于 NIP 陷入困境,他未能在主赛事阶段保持这样的状态,在赢下对于Liquid的一胜后后输给了Gambit 和 Virtus.pro,睡衣忍者以九到十二名的成绩出局。

  NIP无法摆脱紧张的情绪,EPL S14无疑是艰难的一场赛事,虽然NIP在小组赛中输掉了两场比赛,但还是涉险以第三名的成绩进入淘汰赛。 OG在四分之一决赛中和NIP打的相当焦灼,但前者最终还是在决胜图中取胜,而device在本场BO3只拿到了0.82的Rating,整个赛事也只有1.03的Rating。不过好消息是NIP的状态逐渐开始回暖。

  device 在 BLAST Premier秋季小组赛中大放异彩,NIP 在三场比赛中双杀BIG,一次击败G2。丹麦人以 1.25 的Rating、1.27 的影响力评分和 80.3 的 ADR 结束比赛。 IEM 秋季赛中丹麦队伍同样取得了最好的成绩,device 获得了他今年唯一的 MVP 奖牌,他小组赛的五张地图都打的很出彩。之后NIP更是在淘汰赛阶段先后击败Movistar Riders、Vitality 和 ENCE,丹麦明星主狙在15张比赛地图中以 1.35 的Rating结束了赛事。

  作为斯德哥尔摩Major的东道主,NIP的目标定得很高,并且在瑞士轮小组赛中对MOUZ和Astralis的开局两胜中体现出了极大的可能性,但之后两场输给 Natus Vincere 和 Gambit 让丹麦瑞典混编队伍悬而未决,好在瑞士轮最后一局中他们还是战胜了哥本哈根火焰队,最终赢得了Avicii体育馆赛场的最后两张门票之一。 NIP随后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被G2击败,然而device在淘汰赛0.92的Rating以及整个赛事1.04的Rating实在难以被人接受。

  Major前NIP宣布变阵,这一次用device的丹麦同胞es3tag代替来自于Young Ninjas的 Linus“⁠LNZ⁠” Holtäng。 NIP飞往哥本哈根参加 BLAST Premier 秋季总决赛,这是本年度的第二场也是最后一场开放观赛的大型赛事,但睡衣忍者被Astralis强势复仇,然后在败者组中被Liquid淘汰。 device 以某种意义上的平均值(恰好 1.00)结束了此次赛事。

  在瑞典举办的IEM冬季赛上device迎来了他今年最后的狂欢,凭借 1.27 的Rating和 1.37 的影响力评分以及 11 张地图的 89.2 ADR,他获得了再度收获一个EVP。令人惋惜的因为心理健康问题,他在四分之一决赛战胜GODSENT后宣布暂时离队,Love “⁠phzy⁠” Smidebrant临时接手了他队伍主狙的位置,以及替补出席之后的包括IEM冬季赛半决赛、总决赛以及之后的整个BLAST Premier全球总决赛在内的2021年剩余赛事。

  “NIP管理层和我的队友们都很理解心理健康治疗。我也为了康复而积极配合治疗,并期待能够以巅峰状态回归赛场,做好那个最棒的自己。”

  为什么device是年度最佳选手TOP 11?

  尽管他在前六年TOP 20榜单中占据前五自此终结,但他仍是2021年最具影响力的选手之一。虽然他并没有达到如同前几年一样的世界级稳定发挥,但在大型赛事上丹麦人仍拿到了世界第七的1.21 Rating,这很大程度归功于58.7%的开局对枪胜率(世界第九)、18.6%的多杀率(世界第十一)以及59 次残局取胜(世界第十三)。

  Device拿到了许多令人信服的奖项,包括IEM秋季赛欧洲区的MVP,以及包含IEM卡托维兹、IEM冬季赛在内的四个EVP。这位26岁的丹麦选手从未表现过过于糟糕的水准,但也仅限于几次赛事中有亮眼发挥,完全不及当初的明星选手级别。

  他在2021年的其他数据同样值得关注,世界第八的+455 KD差值、世界第十的0.13开局首杀率、1.14的赛事Rating和精英赛事Rating(世界第十五和世界第十)、世界第十四的0.73局均击杀率以及世界第十五的0.33 AWP局均狙杀率,这些数据也仅限帮他排名在世界前十之外。

  并且在重要赛事中缺乏高水准发挥同样使其达不到同等级选手的水平,在34张地图样本中的平均Rating只有1.02,而他年均Rating可是有1.17,这一切都组织了他在TOP 20榜单上走得更远。

  *注:文中并未提到device提名的明日之星选手